雾子

我的美丽绑文:@性感沙雕在线丟文跑路
大猪蹄子&壁纸:@念白轩

当我看到那本破旧的本子时微微愣住了,我忐忑的拿了起来,从本子里滑落出一张照片,背面朝上,静静的卧在地上,我突然觉得手很重,不然怎么都抬不起来。

我轻轻拾起,看到了照片上的他。

辰星不安的颤动着。











我听见了血液中恐惧的尖叫。


画画照片~

点梗吧

点梗。

不限圈子。

这条点梗博一直都有效。

【不过我并不杂食……所以有些cp我不会去搞的……


【雾轻】
拔草,但愿轻歌不会看见……

五司月的口述。

“姐?”


“嗯?!你怎么在这!”


“怎么?”他一挑眉,我就觉得大事不妙。


不动声色的往后挪了两步,拿着恢复剂的右手往身后别了别,我若无其事的笑了笑,抬眸直视他:“嗯?没事……我就过来洗个手。”


他一脸不相信,伸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,换个姿势靠着门,冷不丁的开了口:“把手伸出来,还有,你的辰星怎么了?”


我惊出一身冷汗,不自觉的往后退,待到靠住了墙,他起了身,朝我走来。


说就说吧。我没骨气的想。我索性一伸手让他看到了恢复剂,他看到的那一瞬间带着一丝错愕,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阴沉着脸问我:“你受了伤怎么不说?辰星受损那可是天大的事!五司月你要知道统治者越来越少了,主要的原因还都是因为辰星破碎!”


我有点不耐烦,揉揉眼睛毫无诚意的回复他:“怎么,你还要逼我吗?我做自己的……”


他突然过来抱住了我,我瞪大眼睛,耳边是他喘出的粗气,心跳微微加速,我试图推开他,发现他无动于衷。


“我……不想再失去了……”他鲜少用这种脆弱、悲伤的语气说话,我不由得愣住,他锢着我的手臂越来越松,最后变成了他的头埋在我的肩膀,他无声的哭泣着,我慌乱的想起,三百年前那次惨烈的战役,让他瞬间失去了所有。


智书历30xx年

距离五司月的【破碎】还有13天


hs预告

应该是短漫,有暮色介入,Steve片断性失忆,hb有秘密,小red没啥戏份,有角色死亡……】

暮恶x巫妖王,海星【真香脸】


日记碎片

【智书历271x年7月13日 神明的堕落&21】

我愣愣的站在原地,眼睛无法聚焦,干涩的要命,脸上有湿热粘腻的液体,不时聚集起来滴落在地上,“啪”的一声,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突兀,我颤抖着低下了头,看见一片猩红。


“咔…”什么东西碎掉了,我双眼一黑,内心的恐惧使我发不出任何声音。我跌坐在地上,心脏仿佛被揉捏成一团,要窒息了。我闭上了眼睛,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脸,许久,我战栗着,终于痛哭出声。


“博维特?你那边怎么……”五司站在圣殿门口,一脸疑惑的伸过头看了一眼,随后爆发出激烈的魔力动荡,我睁开眼睛,朝她的方向望了过去,她尖叫了一声,脸色苍白,慢慢滑落在地,膝盖磕在地上,破了一点皮,又慢慢的渗出了血。


五司勉强站了起来,我模糊的看见她向我跑来,随后我失去了意识。


旻然死了,这是我……改变不了的事实。


日记

智书历3015年11月2日

-

待我在梦中反应过来,我的手已经抚上了旻然的肩胛骨,用指尖细细的研磨着,他背后的衣服被我高高撩起,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透红的耳尖。

【好乖。】

我低声喃喃了一句。

他慢慢伸出手臂,抱着我的脖子,头垂在我的脖颈旁,急促地呼着气,脸上的温度是滚烫的。

我被烫的分了神,暗暗想道:【嗯……这是……校服?】

他不安的缩了缩脑袋,我突然伸出右手,贴上他的脸颊,松松的一推,他便抬起头来,弯弯的眼睛里有星星在闪耀。


-

梦醒。

事后我也做过一样的梦,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了那一个如星星一般熠熠放光的少年。

-

时间不详

今天是他去世的第四天。同时也是我的诞辰。

四天之内,我像这样颓废的窝在角落里,披着他一直用的毯子,不吃不喝,眼神涣散。

哦,对,身为【统治者】本来就不需要进食。

我的辰星快变黑了,濒临堕落的边缘,一颗副星已经破碎。

我想让他带走我,就当作是他送给我的礼物。

昨天五司和观星来看我了,她们抽泣着,说我要振作。可是为什么呢?

这是叫……安慰吧。

【我要这有何用。】我看向手中的药瓶、